钻石真人升级 > 历史小说 > 抗战:从八佰开始 > 第0105章 这真军统!
    “别紧张先生,我只是有一些不明白啊,Eva只是一个舞女,你为什么要杀她呢?”

    端午抓着北仓的头发,拎到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北仓看不出对方有任何表情,而且语气也很平淡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却仿佛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,令他必须回答。

    左腿中枪,令他站立不稳,疼痛令他上下牙打颤,但他还是结结巴巴的道:“因为,因为Eva为独立团跳舞,......”

    端午恍然大悟的挠了挠脑袋,回头冲着英领事道:“这位先生杀人的理由很充分嘛,给独立团跳舞就应该去死?”

    英领事嘴角抽抽,他终于明白,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叫他是疯子,或者是疯子队长。他此时明明很愤怒,但却表现出常态的从容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谈笑中杀人,说的就是端午这种人。

    英领事十分庆幸自己现在还活着。他正想痛斥日间谍的罪行。但不想此时,端午却大声的质问道:“北仓先生说的很对,为他的敌人跳舞,就该死。看他的敌人跳舞,也该死。那么现在在座的各位,是不是也该死呢?”

    樱花会馆被俘虏的人,在这一刻都慌了。因为按照端午的解释,他们都该死。跳舞的该死,看跳舞的也该死。

    “八嘎!北仓你个混蛋!”

    一个鬼子商人站起来大骂北仓,而倘若不是身旁都是持枪的黑衣人,他一定活劈了这个北仓。

    “北仓,你在胡说什么?你想害死大家吗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做错的事情,你应该自己承担!”

    “是北仓该死,与我们无关!”

    “耻辱,你是大日本帝国的耻辱!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此刻,那些日本商人,日本间谍,还有一些各国洋人,汉奸,都非常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你看,他们都不支持你,这就说明Eva是不该死的。”

    端午保持微笑,看着北仓的眼睛。

    北仓此时浑身已经开始不停的颤栗了。他知道自己一定是逃不掉了。他鼓足了勇气大声的喊道:“那就请你,杀死我吧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蹦了你!”

    赵北山拿出枪来,就要崩掉北仓。因为不止是端午,整个独立团的战士都非常的愤怒。

    Eva仅是一个舞女而已。她只是在为厮杀了数日的战士跳了一段舞蹈。她有什么错?

    但是她,却被小鬼子给残忍的杀害了。

    赵北山要为Eva报仇,他请示道:“团座,让我毙了他!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端午摆了一下手,然后问向一旁的军统队长道:“Eva是哪里中刀的?”

    军统队长连忙上前答道:“腹部。”

    端午反问:“具体位置还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军统队长躬身道,然后从后腰抽出刀子,对准了左腹下三寸左右的位置,就是一刀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北仓中刀,捂着自己的伤口,表情十分痛苦。

    端午假意申斥道:“你怎么能这么做呢?太残忍了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军统队长无语,心道:“不是你让我这么做的吗?难道我会错意了?”

    然而不想这时,端午却找了一把椅子坐下,然后冲着北仓道:“来,北仓先生,给大家舞一段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愣住了。北仓也愣住了,他断了一条腿,还被人扎了一刀,还让他跳舞?他怎么跳啊?

    看着众人都没有任何反应,端午又恍然大悟的道:“难道是因为没有音乐吗?”

    端午话音未落,此时赵北山,与那军统队长却瞬间明白了什么!

    军统队长更是冲着北仓狞笑道:“给端午团长跳舞是你的荣幸,你眺不跳?”

    军统队长拿着刀威胁。刑讯,他是最有一手。那山口芳子的嘴硬不硬。一样被他给撬开了。

    北仓无奈,只能忍痛跳舞。他一瘸一拐的在原地转圈。

    鲜血顺着他的指缝不断的流出来,腿上的伤也是越来越疼痛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却咬着牙坚持着,因为倘若他不跳,恐怕会比死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端午面无表情,靠在椅子上,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嘴里哼哼着,那一日Eva跳舞的时候,唱的歌。

    此时,一股寒意涌来,那一夜,但凡是看过Eva跳舞的,又或者是听过那歌声的,尽数有一种汗毛倒竖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们觉得Eva似乎又活了过来,幽雅的舞姿与动人的歌声,在他们的眼中、耳中,经久不散。

    一分钟,两分钟,三分钟,......

    此时所有人,都沉浸于脑海中,Eva的舞姿中与歌声中。直至那歌声突然嘎然而止,他们才被重新拉回现实。

    端午突然睁开了双目,对准了那丑态尽出的北仓,就是一枪。

    北仓如同陀螺一样的倒下了。

    但还未等众人回过神来,端午反手又是一枪,将山口芳华也一枪爆头。

    至此,出售假军火的德国军火商-德普斯,日本间谍山口芳华,刺杀Eva的日本间谍北仓,全部伏诛。

    端午看着依旧傻愣愣的众人,左右招了一下手道:“收队了,剩下的人,都交由军统来处置。”

    说罢,端午大摇大摆的向樱花会馆的院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赵北山重复命令道:“所有人收队,这里的事情交由军统来办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周大棒与刀子,招呼人快速集结,然后跟着赵北山向外走。

    此时,军统队长微微欠身,将赵北山拦住了,压低了声音问道:“这位仁兄?小弟怎么做,端午长官才会满意呢?”

    赵北山看了对方一眼,嗤笑道:“兄弟?团座什么意思,你难道还没听懂吗?你们军统平日里怎么做,就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多谢指教。”

    军统队长躬身退下,然后不大一会,便听闻樱花会馆内,传来了一阵密集的枪声与惨叫声。

    端午此时回头看了一眼,摇摇头道:“你看他们做事,还真军统。”

    赵北山赔笑道:“都是日谍,汉奸。”

    “端午兄,端午兄!我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还有一百多米,魏正才便大声的招呼,并且推了好几辆大车回来。

    端午笑道:“满载而归。”

    赵北山打趣的道:“别再拉回来一车假军火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他就真该死了。”

    端午继续保持笑容。然而此时,魏正才却没听到端午说什么,诧异的问道:“端午兄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端午答道:“我是说,缴获这么多军火,魏兄真是功不可没啊!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,不敢当,只要端午兄,不治我买到假炮弹的罪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魏正才实话实说。他这一天,网上二八杠玩法:可是一直吊着那颗心呢!......

威廉希尔1倍打码 88赌城娱乐 足球明星 头奖彩票真的跑了吗 万赢棋牌官网下载
威尼斯博彩app怎么样 钱柜8大优惠 申博太阳城首存优惠 希尔顿游戏下载 澳门美高梅娱乐登入
博猫游戏平台代理开户 心博天下平台黑钱 安卓单机棋牌游戏 沙龙官网平台 菲律宾太阳赌场
申博太阳城开户网址登入 申博老虎机现金网 t6娱乐平台登录 线上dubo地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