钻石真人升级 > 修真小说 > 太平客栈 > 第一百九十七章 炉鼎
    说来也是紫府剑仙大意了,他留下的这个画地为牢,并非是防备外人,主要是防备玉清宁逃走,结果被人钻了空子。

    紫府剑仙此时已经彻底冷静下来,既然对方只是掳走了玉清宁,那就说明玉清宁暂时是安全的,不会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于是紫府剑仙在短暂的惊惧之后,本就无处发泄的戾气在胸中激荡翻涌,只想着找到掳走玉清宁之人后,将其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来人十分小心,除了破开紫府剑仙的画地为牢,又不知何故打断了一棵大树之外,再没有留下任何痕迹,可他却不知道紫府剑仙在玉清宁体内留了一记“三分绝剑”,而且紫府剑仙先前帮玉清宁化解体内的“浩然气”,也留下了许多气机,这些气机与紫府剑仙本是一体,自然生出感应。

    紫府剑仙现在已经顾不得什么岳阳书院灯下黑,循着气机感应,化作一道长虹,御剑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掳走玉清宁之人已经先走了一段时间,紫府剑仙又境界修为未曾完全恢复,纵然紫府剑仙有“叩天门”相助,一时半刻之间也无法追上。

    紫府剑仙一路飞掠,很快便要离开湖州,进入蜀州境内。蜀州毗邻凉州和秦州,正是无道宗的地盘。

    他心中微沉,难道是无道宗之人出手?

    不过就算是无道宗,他也不怕,仍旧是一往无前,全力御剑。

    在他的感知中,他距离玉清宁已经越来越近,大约再有两个时辰,便能追上。

    玉清宁此时只觉得被人装在一只大口袋中,不见天,不着地,漆黑一片,身子悬空。这可是她生平从未遇到过之事,短短数天之内,连续两次被人掳走。也不知该说玉清宁心大,还是笃定自己能转危为安,此时她担心的竟不是自己的安危,而是被陆雁冰、秦素、苏云媗她们知道了,怕是下半辈子都绕不过这个坎了,她们想起来便要拿此事打趣一番,尤其是陆雁冰,必威真人洗码:牙尖嘴利深得清微宗真传,半点不饶人。

    玉清宁也曾尝试去撕扯困住自己的布袋,不过这只布袋不知何种材质制成,竟然毫不受力,不过她也谈不上如何失望,毕竟此时的她只有抱丹境修为,能够脱困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至于到底是何人掳走了他,玉清宁也未看清,只觉得眼前一黑,自己便来到了此处所在,想来应是专门拿人的宝物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个苍老声音响起:“姑娘,你落到了我的手中,就不要白费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似是从布袋外传来,玉清宁不知他能否听到自己的声音,还是开口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苍老声音道:“你不必知道我是什么人,你只需知道我要带你去一个好地方,这便够了。”玉清宁又问道:“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那人嘿然一声,并不直接回答,只是说道:“到了就知道了,这是你的福缘。”

    玉清宁听到这等说法,不由心头一沉,道:“你现在放我出来,还能善了,若是将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只怕是覆水难收,后悔晚矣。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我知道姑娘身份不俗,甚至是大有来头,那画地为牢的手法,应是天人境大宗师的手笔,只是天人境大宗师又如何?天大地大,我一走了之,便无处可寻。”

    玉清宁见威胁无用,也不敢贸然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,心思急转,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那人也不再说话,似乎正在埋头赶路。

    玉清宁没有感受到任何颠簸之意,不知是这困人的宝物隔绝了外界种种,还是此人正在御风而行。若是御风而行,那么此人也是天人境大宗师,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如此走了数个时辰,玉清宁忽然感觉开始颠簸起来,似乎先前那人是御风而行,此时已经落到了地面,正在快步行走。

    走了大半炷香的时间,忽然停下,就听得有人说道:“教主令曰:贾成道遵奉令旨,成功而归,殊堪嘉尚,着即入宫觐见。”

    玉清宁这才知道掳走自己之人名叫贾成道,不过自己从未听说过这号人物,同时也暗暗咂舌,难道自己来到了西京,竟是这般排场?要知道李玄都也没有这么大的架子,不过若是西京,应该是“圣君令曰”才对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贾成道的苍老声音响起:“谢教主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玉清宁感觉到贾成道又开始继续前行,似乎在上台阶。

    走了一会儿,又有人说道:“恭喜贾长老立下大功,教主应该会重重赏赐。”

    贾成道说道:“多承吉言。”

    那人又道:“请这边走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一个脚步声响起,应是走在前面领路。

    贾成道跟随其后。

    两人脚步声清脆,隐隐有回声响起,似乎行走在一个空旷的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再有片刻,两人脚步声停歇,站定不动,一个稚童的声音随之响起:“退下。”

    接着一个脚步声逐渐远去,应是负责领路的那人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然后就听贾成道:“属下见过教主。”

    玉清宁心中一惊,暗忖道:“这就是他们口中的教主?我本以为有如此阵仗又能驱使天人境大宗师之人,应是一位活了许多岁月的老者,哪知竟是个孩子,这可真是出乎意料之外。”

    不过玉清宁很快便反应过来:“不对,的确是老者,只是这等人物已经修炼到返老还童的地步,看起来是个孩子,说不定都已经活了两个甲子。”

    只听稚童说道:“贾长老,你立了大功,这本册子便是给你的赏赐。”

    贾成道的声音中有遮掩不住的欢喜之意:“多谢教主,多谢教主。”

    稚童又道:“下去慢慢参详吧。”

    玉清宁感觉到贾成道将自己轻轻放在地上,然后脚步声逐渐远去。

    稚童不再说话,也没有解开布袋的意思,这让玉清宁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又有一人进来,说道:“师父,您找我。”

    听声音,竟是十分年轻,应该是个少年。

    稚童“嗯”了一声:“这是为师送你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少年人“啊”了一声,似乎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稚童吩咐道:“把‘先天一气袋’解开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少年人应了一声,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玉清宁眼前重见光明,就看到自己眼前站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也被吓了一跳,没想到这布袋里竟然是个女子。

    玉清宁又望向少年身后,在不远处有一方宝座,上头坐着一个衣着华贵的稚童,想来就是那个教主。

    稚童道:“这是我让贾长老给你找的炉鼎,你按照我教给你的法子,取了她的元阴,能让你修为大进,这个炉鼎似乎有些来历,再好生调教一番,说不定还能做个帮手。”

    少年嘴唇微动:“师父,琴儿她……”

    稚童冷冷道:“儿女私情,怎能成就大事?再者说了,也不是让你纳妾,只是个炉鼎罢了。你要是不肯留在身边,扔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少年还是迟疑着不肯动手。

    稚童沉默了片刻,跳下宝座,来到少年身旁,说道:“我知道了,你嫌弃这女子相貌普通对不对?这是练功,不是让你享乐,如何能挑三拣四?不过算你小子运气好,这女子的脸上有些玄机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玉清宁甚至没有看清稚童是如何出手,只觉得脸上一凉,紫府剑仙给她戴上的面具已经被稚童揭了下来。

    少年见到玉清宁的真容,脸上露出惊艳之色。

    稚童带着几分笑意道:“这下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少年还是犹豫不言。

    稚童脸色一变,厉声道:“难道你忘了你们一家的血海深仇?不能练成‘长生素女经’,如何报得大仇?”

    少年脸色变得坚定起来,对玉清宁道:“这位姑娘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玉清宁下意识地双臂护住胸前,沉声道:“若是两位肯放我离去,我只当今日之事从未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稚童笑了一声:“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吗?”

永利高女优结利彩票 菲律宾申博开户怎么样 翡翠棋牌 太阳城博彩公司登入 博彩e族字谜专区
新太阳城娱乐城在线娱乐 玩真钱的棋牌游戏 英皇国际官网 彩788女优DS太阳城 澳门威尼斯炸金花
k7赌场 188申博直属现金直营网 申慱百家乐 澳门拉斯维加斯怎么样 ag客户端网址安卓下载
千亿国际摇钱树 澳门24小时投注1元起 申博太阳城88msc 吉祥彩如何注册 美高梅集团